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戒断/悬日

作者:稚楚 时间:2022-09-24 10:30:44 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宁一宵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苏洄。

  直到酒店弄错房卡,开门进去,撞见戴着眼罩的他独自躺在床上,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这么快就回来了……”

  冲动扯下了苏洄的眼罩,可一对视就后悔。

  一别六年,重逢应该再体面一点。

  ·

  -“至少在第42街的天桥,一无所有的我们曾拥有悬日,哪怕只有15分20秒。”

  ·

  野心家攻x病美人受

  食用指南:

  1.插叙,章节名会有标注(N是现在章节,P是回忆章节),不喜插叙手法慎入

  2.受(苏洄)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有描写病发的内容,慎入

  3.糖刀并存,前期刀子多,但糖也包甜,酸甜口,之所以视角标[不明]是因为攻受视角比较平均,前面攻多一些后面受多一些

  4.以免有读者好奇提问,先说在这里:攻受每个时期都没有任何其他伴侣,身心如一。

  5.感谢您的点击和评论,每一条我都会认真看~谢谢(笔芯)

  △封面里的冰岛黑沙滩照片cr:@快乐屁屁郭_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洄(受),宁一宵(攻)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重蹈覆辙。

  立意:自我成长,从一而终

  作品强推:一次酒店的意外事故,导致苏洄与分别六年的前任宁一宵再度重逢。六年前,两人相识于大学校园,在彼此最挣扎时成为对方的依靠,但这段感情最终还是以悲剧收场。在苏洄最狼狈的时候,前度再次出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急转直下,没有任何靠近彼此的立场……

  本文讲述的是一个失而复得的故事,重逢穿插着过往相爱的点滴。破碎的镜子无法恢复如初,但裂痕也是相爱的证据,小心翼翼粘合的过程,代表着彼此从未放下的心意和无法割舍的感情。珍贵的曼哈顿悬日总会到来,兜兜转转,他们终将再次相遇在纽约的街道,一起目睹新的奇迹。

 

第1章 N.意外重逢

  “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电话里的男声很年轻,语气真诚。

  “琼斯小姐非常喜欢您的作品,从您创作初期就开始关注。事实上,这和您的作品被收入展厅区别并不大,我们作为藏家同样会悉心收藏。抛开这笔不菲的酬金不说,她的订婚宴会现场也会有非常大的曝光量,我们邀请了许多媒体,这对您也是有帮助的……”

  苏洄头晕,沉闷令他看上去格外有耐心。他将药片倒在手心,就着冷的水,仰头吞下去。

  听对方似乎说完,苏洄轻声拒绝,“很抱歉,我最近状态……不太好,我想你们应该能找到更合适的人选。”

  电话中断,昏暗的房间突然静下来,静得令苏洄心悸。

  舌尖的铁锈味还没完全散尽,副作用就已经来了,他坐在床上,手不受控制地轻微颤抖。这些苏洄早已习惯,也不觉得如何,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凝视那片阴郁的灰白色。

  [西雅图真没意思,天气都这样了,还是不下雪。]

  他回想起刚刚梁温离开之前说的这句话。

  那时候的他什么都说不了,此时此刻也一样,无法回应,很不礼貌,但梁温什么都没有说。苏洄总是很感激他的包容。

  抑郁期一到,他就变得很钝。思绪凝固,昏聩不明,情绪跌入谷底,像个被击垮了脊梁、只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蠕虫,一张了无生机的废纸。

  脑海中,一个像又不像自己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着他身上每个缺陷,每一个似乎无法原谅的失误。脚下的土地一寸寸崩塌,好像很快,他就会被迫逃到窗边,从窗棂旁跌落,落入这个冰冷的世界。

  苏洄动作迟缓地转头,伸手去床头柜上拿眼罩。

  他发现了梁温遗落在眼罩旁的太阳眼镜。

  梁温有雪盲症,像这样的天气他总是带着眼镜,以备不时之需。苏洄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起来,把眼镜送还给对方,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关乎对方的驾驶安全。

  可他完全没办法动弹,身体被无边无际的绝望操控着。

  逃避是他的惯性动作。

  许久后,苏洄拨打了梁温的电话,选择外放,然后戴上眼罩,紧皱着眉艰难地躺下去。

  这里明明没有纽约那么冷,可他却好像冻透了,酒店的被子像厚重的冰层压下来,令人喘不过气。

  嘀声一个接着一个,冷冰冰的,苏洄闭着眼,药效一点点上来,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越来越重,耳鼓膜胀痛,什么都听不清。

  梁温没有接通。

  他像是被活生生摁进一个可怖的梦里。扭曲的空间里缠绕着无数黑线,视线不清,苏洄一直跑一直跑,猛地跌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洞里,狼狈而痛苦地站起来,发现里面有一处荧蓝色的茧,发着微光。苏洄一点点靠近,看到里面躲着的人。

  已经很久没有梦到他了。

  鬼使神差地,梦里的自己小心伸出手。

  触手可及的瞬间,他变成无数只蝴蝶,飞走了。

  ·

  宁一宵听着助理提醒他明天的议程安排,低头看了眼手表。

  助理卡尔是个很机灵的人,立刻询问,“需要我定明天回去的飞机票吗?我看了一下,还有一些比较早的航班有商务舱。”

  “好。”宁一宵接过前台小姐手中的房卡,微微颔首示意。

  卡尔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房卡,又道:“抱歉,这是我临时订到的最好的商务酒店了,马上过圣诞,房间不好订。”

  “没事,你去吃饭吧。”宁一宵没太多表情,独自朝电梯走去。

  刚进入电梯,他就接到公司的电话,关于投资人临时要他参加的一场私募晚宴,这关乎公司接下来的融资计划,时间定在今晚七点。

  电话那头的合伙人反复强调这次融资的重要性,是他们现在最关键的转折点。

  “知道了,我会准时到的。”电梯门打开,宁一宵从电梯里走出来,断续的信号也逐渐恢复正常,他听着合伙人秘书对这次晚宴的介绍,朝走廊深处走去。

  这层楼的房间并不多,他很快就找到了房卡上对应的房间——2208。

  这几个数字莫名令他产生轻微的烦躁,所以宁一宵停下脚步,安静凝视了几秒,回神后,他刷了卡,打开了门。

  房间里的空气很冷,隐约透着些许很淡的木质香气,宁一宵轻带上门,朝里走去,忽然发现套间里的隐约透着灯光。

  大约是工作压力累积一整天导致的紧绷,再加之洁癖,他不太能容忍这样的错误。

  电话那头感觉不太对,询问:“Shaw,你还在听吗?”

  “稍等,我这边有点事,先挂断一下。”宁一宵对照着房卡上的号码,拨通了前台服务人员的电话。

  “你好,你们的房间打扫过吗?”

  忽然地,房间里面传来声音。

  “梁温,你回来了?”

  一个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宁一宵的心跳几近暂停,僵在原地,原本流淌至周身的血液像是瞬间凝固,变成粘稠、膨胀的沉重液体,快要涨破毛细血管。

  那声音还在他脑海里回响。

  回来了……

  宁一宵很艰难地迈出步伐,在第一步之后,步伐变得快速而潦倒,就像在急切地追寻一个答案。

  苏洄觉得有些奇怪,自己似乎并没有把房卡给梁温,就算他记性再不好,也不至于连这些都忘记。

  难道梁温没有关好房门吗?似乎更不可能。

  就在他疑惑之际,十分突然地,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眼罩,有些粗暴地将其取下。

  混沌的视线逐渐清晰。

  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分明就是梦里消失的宁一宵。

  苏洄不知道这究竟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他找不到边界,就这样安静地凝视着宁一宵的脸,直到眼圈泛红。

  宁一宵的手紧攥着眼罩,骨节处的皮肤都发白。

  令苏洄感到可怕的是,自己竟然开不了口,好像有千万句话堵在胸口,最终连一个拟声词也发不出来。 Fxsw.org

推荐文章

路少觉得这不好笑

1122

冻带鱼段

假装失忆后情敌说我是他的男朋友

被爱氧化的人

娱乐圈男神

第二十七个夏天

沉迷种田的爽文男配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戒断/悬日

幸存者偏差[无限]

可爱过敏原

营业悖论[娱乐圈]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重生]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

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

上一篇:路少觉得这不好笑

下一篇:苏老板如此做作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太太也看汉密尔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请小说家远离心理疾病人群(我本人就是。)
匿名 的原帖:
世界上不存在救赎。
匿名 的原帖:
也许是吧,但是作者也是真的想要描绘那样的美好与信念。我想每个人都是期望爱与被爱的。或许世界上真的没有救赎,但这也许是你我相遇于此的原因。
这篇文太美了,楼下提到请小说家远离心理疾病人群,我可以理解,可我也相信每一个心理疾病人群曾经或者现在也在等待被救赎
请小说家远离心理疾病人群(我本人就是。)
匿名 的原帖:
不好意思,但我相信作者没有恶意。而且我记得晋江的评论区也有患有心理疾病的读者肯定了这篇文。
请小说家远离心理疾病人群(我本人就是。)
匿名 的原帖:
世界上不存在救赎。
请小说家远离心理疾病人群(我本人就是。)
哦吼 是楚楚的悬日诶
希望每一个苏洄都能遇见那个属于他的宁一宵
这个作者写的文都好虐啊
这个作者好像都好看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