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司空

作者:牛角弓 时间:2022-09-27 10:33:23 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悬疑推理

司空被困在了不属于自己的时空之中,他不想承受死来死去的悲催命运。但是没房,没地,没钱,更没权。

  混了两辈子,也只是个不起眼的小捕快。

  文案二:

  司空带着前世的记忆而生。

  他曾是天之骄子,研究现代武器的科学工作者。

  他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到了北宋年间,由寺庙里长大的孤儿,成为一名大理寺的捕快。每天忙忙碌碌地查案、验尸、找凶手、抓反贼……

  在有机会来到北方战场之后,他在浴血厮杀中成长,人生的目标不再是“活着”。

  他要在这个强敌环伺的时代做一根清醒的针,去戳破繁华安稳的假象,让更多的人看到隐藏在暗处的巨大危机。

  小捕快,也能成为改变历史的英雄。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空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捕快,也能是改变历史的英雄

  立意: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第1章 楔子

  电光撕开漆黑的夜晚,一闪即灭的光亮中,纸窗外映出一道陌生的身影。

  书房中,文士霍然抬头,“谁?!”

  “是我。”

  门外传来一把清亮的嗓音,带着几分散漫之意,吊儿郎当的哼着小调,“稳稳的宫廷宴安,扰扰的边廷造反……”

  文士放下手中的信笺,眉头皱起,“什么人?”

  房门推开,黑衣蒙面的男子提着一把染血的弯刀,慢条斯理地抬脚跨过门槛。一滴鲜血从刀尖滑落,无声地滴在他脚边的青砖地面上。

  “你是谁?!”文士起身,谨慎地后退,“杀手?!”

  他起身时碰到了桌角,书桌被他撞的向前挪动,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吱呀声。烛光猛然一晃,在他心中平添了几分不祥之感。

  “有人派你来杀我?”文士强作镇定,“什么人?!”

  “冬冬的鼙鼓喧……”

  杀手朝他走来,刀尖微微一晃,又落下一滴鲜血。

  文士崩溃大叫,“来人!来人!”

  “腾腾的烽火黫……”

  杀手一双鹰隼似的利眼微微眯起,仿佛文士崩溃的嚎叫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见。他像是春日里漫步林间的少年郎,尾随着自己心仪的小娘子,嘴里哼唱着存心逗弄人的小调,一派散漫洒脱之意。

  文士的后背抵在墙壁上。他已经退到了绝境。

  他望着步步紧逼的杀手,眼中泛起绝望的死气,“朝廷自有律法,老夫乃是官身,纵然有罪也不该由杀手处决……你到底是何人所派?事到如今,我只求死个明……”

  他骤然睁大的眼瞳中倒映出一道雪亮的刀光。

  窗外闪过一道刺眼的电光,巨雷在天地间轰然炸响。文士的身体宛如失去了依托的口袋,沿着墙壁慢慢地滑倒在地上。

  杀手上前两步,在他面前蹲下,用刀尖挑起文士的下巴,仿佛在端详什么精心完成的作品。

  “黯黯的一轮落日冷长安……”

  文士的脑袋从刀尖上滑落,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电光在他未阖上的眼眸中一闪而过,仿佛还带着死者的不甘。

  寂静的书房中,窗扇被风吹开,又啪的一声阖上了。

  杀手挑起尸体的一角衣袍擦了擦刀刃上的血迹,然后他捏着文士的衣角,在他脑袋旁边的地面上写了一个数字:柒。

  杀手起身,慢条斯理地走了出去。出门时,还十分细心的将两扇木门阖上。

  天空中像是突然间开了闸,瓢泼似的大雨哗的一声泼洒下来,瞬间淹没了世间所有的声音。

  台阶上的血迹被雨水冲刷着,丝丝缕缕地散开。

  次日一早,暴雨初歇,两匹骏马载着背缚黄旗的骑士冲进了西城门。

  马蹄声如疾风骤雨,敲醒了沉睡的西京,也带来了一个令西京震动不安的消息:广平王赵懋反了!

 

第2章 夜访

  “司空,司空,”院门外传来拍门声,男人扯着嗓子喊,“睡了吗?”

  司空正在后院忙着,听出这是跟他一起在衙门里做事的金小五。金家就住在前面的那条豆腐胡同里,离他住的梧桐巷不远。

  “你翻墙进来!”司空也扯着嗓子回他,“我忙着呢。”

  “你他娘的,存心折腾老子?”金小五气得不行。

  金小五是个二十出头的敦实汉子,有一把子好力气,衙门里的力气活儿狱丞都乐意交给他干。就是腿脚有些笨,从小就不擅长爬上爬下。因为这个,金小五小时候可没少被胡同里的孩子欺负。

  金小五站在门口骂骂咧咧地开始翻墙。

  他知道跟司空住一起的就只有房东顾婆子。顾婆子是个无儿无女的孤老婆子,人上了岁数,身体不大好,靠着出租铺子维生。司空住进来之后,就住了前院,让顾婆子搬到了后院住。平时有人拍门,他都拦着顾婆子,自己过去应门。

  世道不安稳。金小五心想,要是司空不在家,顾婆子一个人可不是就要小心一些么。

  金小五拍拍衣服上的灰,小声嘀咕,“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忙啥呢。连开个门都懒得动……”

  司空正在后院剁鸡食。

  开春的时候顾婆子帮他抱了一窝小鸡,就养在后院里。他平时忙的时候,都是顾婆子帮他喂。

  不养鸡不知道,养鸡也是挺费钱的一件事!

  哪怕只是喂点儿菜叶子谷糠,这些东西也是要花钱买的。

  司空每个月从衙门领回来那么几贯钱,也就够将将巴巴的养活自己,他平时又爱喝一口小酒,酒也不便宜。

  大鱼大肉不用提,他就想着隔三差五能吃两个鸡蛋……结果养鸡也这么费钱!

  司空把剁好的菜叶子跟谷糠拌在一起,拿去院角的鸡圈里喂鸡。鸡倒是养的挺肥,就是不爱下蛋。

  司空正感叹日子艰难,就听金小五在身后呸了一声,“你就忙这个呢?!”

  “不然呢?”司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说谁来喂?顾阿婆自己还养着一群鸡鸭呢。”

  金小五挠挠头,“十回见你,八回在哭穷……你那俸禄就养活你一个,我可是养活一家子人呢。”

  金小五别看长着娃娃脸,已经是成了亲的人,再过两个月,老婆就要给他生二胎了。要说生活负担,他确实要比司空更重。但人家是跟父母一起住的,生活上有父母照看,乡下还有几亩地,不像司空就是光杆一个,一穷二白。

  司空把簸箕里的鸡食都抖在鸡圈里,转头问他,“大晚上的,你找我干嘛?”

  “谁家大晚上喂鸡……”金小五嫌弃的话没说完,猛地一拍脑袋,“瞧我这脑子!上面来人了,程主簿陪着呢,让你马上去!”

  司空愣了一下,“找我?”

  他就是衙门里一个不入流的小捕快。连个正式的编制都没有,属于拿钱给官府出苦力的临时工,为什么要见他?

  金小五也费解,“今晚不是我值班嘛,这不,就打发我来喊你。赶紧的,人家等着呢。”

  司空拍了拍袖子上的谷糠,“什么人,你知道吗?”

  金小五摇摇头。他只看见停在衙门外面的高头大马和一队威风凛凛的随从,并没有看到来人是什么样的。

  “是个大官吧。”金小五琢磨琢磨,悄悄跟他说小话,“我看程主簿的老腰都要弯成一个大虾米了!”

  司空被他逗得一乐,“那你等会儿,我换身衣服。”

  金小五急得不行,想催他就这么走,眼睛往他身上一溜,才发现这小子就穿着一身半旧的短衫,裤腿卷的老高,脚下还踏着一双草鞋。

  “你这可真是……”金小五不知道怎么说他了。他寻常都见那些田间做活儿的农夫,或者街市上的贩夫走卒才穿草鞋,司空再穷,也是在衙门里做事的。他又没家眷,哪里就落魄到这种程度了? Fxsw.org

推荐文章

别云后

太子的药引傻妃

天意风流

长风有归处

江湖容不下

疏狂

盛世文豪

小娇夫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司空

坏心眼

见怪

重岩

围猎

冬至的秘密

上一篇:别云后

下一篇:山间四食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事实证明只要是理科生,穿越就是有用的,我这种学社会学的过去总不能给古代人讲男女平等吧(x
匿名 的原帖:
巧了,我也是社会学的
匿名 的原帖:
当文人啊,揭露社会乱像,输出现代思想,搞不好还能和大佬聊天。我觉得文人不错啊,只要你能有出头的机会
匿名 的原帖:
以中国古代的制度来说,文科生当官其实比理科生更容易出头吧。很多穿越文上来就是搞科技搞商业搞变革,其实基本是在做白日梦,社会生产力水平和群众思想基础短期内不可能跟得上。相对来说,个人去适应那个时代的要求才更实际
匿名 的原帖:
我想起来高中文理分科的时候,有个笑话说理科生是时代的列车,文科生是开列车的
匿名 的原帖:
那我是更没用,西医穿过去连陪葬资格都无
受的父亲是个渣啊,结了婚生了两儿子,然后离家出走,用假身份骗婚骗得他妈都死了,他舅舅告状无门,文后就说点他父亲被公主妈禁锢养废了,他心里苦,全是公主妈的错,出个家就洗白了???受心里最后还原谅了???搞毛啊……这啥三观啊
杀手一双鹰隼似的利眼微微眯起,仿佛文士崩溃的嚎叫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见。他像是春日里漫步林间的少年郎,尾随着自己心仪的小娘子,嘴里哼唱着存心逗弄人的小调,一派散漫洒脱之意。

查病句。评论都说好,但是这个描述,总感觉存在很多重复使用之类的病句
匿名 的原帖:
我感觉不是成分重复,是语序不当。网文这样写还OK,但论文学术论文可不能这么整。
杀手一双鹰隼似的利眼微微眯起,仿佛文士崩溃的嚎叫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见。他像是春日里漫步林间的少年郎,尾随着自己心仪的小娘子,嘴里哼唱着存心逗弄人的小调,一派散漫洒脱之意。

查病句。评论都说好,但是这个描述,总感觉存在很多重复使用之类的病句
匿名 的原帖:
没看出来,什么时候重复使用也是病句了,量我才疏学浅,只知道一般叫重复的是起强调作用的。至少我觉得没毛病,作者甚至用了似的,仿佛,像三个不同的同义字词。不过一般看多了的都不会揪这些,有不少作者都喜欢这么写,我个人觉得这个作者不仅写了,还写的节奏舒适,没有很紧迫要把所有都打上来的感觉。
匿名 的原帖:
一般看网文常都是一目十行,意会即可,我反而更在意作者的生僻字,查这些字。而如果你是说句子上的重复,那往往是诸如“因为”“的原因”出现在一句的原因。作者没有同一意义出现在一句中,上面的我读了三遍,作者是不如说是将“像”分在三个用逗号隔开的句子里,三个分别形容不同的主语,不起重复错误
杀手一双鹰隼似的利眼微微眯起,仿佛文士崩溃的嚎叫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见。他像是春日里漫步林间的少年郎,尾随着自己心仪的小娘子,嘴里哼唱着存心逗弄人的小调,一派散漫洒脱之意。

查病句。评论都说好,但是这个描述,总感觉存在很多重复使用之类的病句
匿名 的原帖:
没看出来,什么时候重复使用也是病句了,量我才疏学浅,只知道一般叫重复的是起强调作用的。至少我觉得没毛病,作者甚至用了似的,仿佛,像三个不同的同义字词。不过一般看多了的都不会揪这些,有不少作者都喜欢这么写,我个人觉得这个作者不仅写了,还写的节奏舒适,没有很紧迫要把所有都打上来的感觉。
事实证明只要是理科生,穿越就是有用的,我这种学社会学的过去总不能给古代人讲男女平等吧(x
匿名 的原帖:
巧了,我也是社会学的
匿名 的原帖:
当文人啊,揭露社会乱像,输出现代思想,搞不好还能和大佬聊天。我觉得文人不错啊,只要你能有出头的机会
匿名 的原帖:
以中国古代的制度来说,文科生当官其实比理科生更容易出头吧。很多穿越文上来就是搞科技搞商业搞变革,其实基本是在做白日梦,社会生产力水平和群众思想基础短期内不可能跟得上。相对来说,个人去适应那个时代的要求才更实际
匿名 的原帖:
我想起来高中文理分科的时候,有个笑话说理科生是时代的列车,文科生是开列车的
事实证明只要是理科生,穿越就是有用的,我这种学社会学的过去总不能给古代人讲男女平等吧(x
匿名 的原帖:
巧了,我也是社会学的
匿名 的原帖:
当文人啊,揭露社会乱像,输出现代思想,搞不好还能和大佬聊天。我觉得文人不错啊,只要你能有出头的机会
匿名 的原帖:
以中国古代的制度来说,文科生当官其实比理科生更容易出头吧。很多穿越文上来就是搞科技搞商业搞变革,其实基本是在做白日梦,社会生产力水平和群众思想基础短期内不可能跟得上。相对来说,个人去适应那个时代的要求才更实际
杀手一双鹰隼似的利眼微微眯起,仿佛文士崩溃的嚎叫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见。他像是春日里漫步林间的少年郎,尾随着自己心仪的小娘子,嘴里哼唱着存心逗弄人的小调,一派散漫洒脱之意。

查病句。评论都说好,但是这个描述,总感觉存在很多重复使用之类的病句
事实证明只要是理科生,穿越就是有用的,我这种学社会学的过去总不能给古代人讲男女平等吧(x
匿名 的原帖:
巧了,我也是社会学的
匿名 的原帖:
当文人啊,揭露社会乱像,输出现代思想,搞不好还能和大佬聊天。我觉得文人不错啊,只要你能有出头的机会
好看的,基本在办案,办案内容很吸引人,感情线也很明快,而且直球,没有什么你猜我猜和误会(我可太他妈爱这种直接的了),目前看到156,之前暧昧有一点点,现在半页直接说开表白了,就一个字,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