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敌国质子非要怀摄政王的崽

作者:青猫团 时间:2022-05-18 09:21:33 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本文原名《和摄政王春风一度后》~

1.

  一纸止战缔约,送6岁的谢晏入虞朝做质子。可是没两年,母国灭国了。

  小谢晏无家可归,只好长留虞朝。

  因为生得貌美,才情出众,深得帝后喜爱,被赐一虚名侯爵,混吃等死。

  结果16岁早春,他酒后落水,一场高烧,把自己烧傻了。

  常常胡言乱语,今天以为自己是只毛狐狸,明日以为自己是只芦花鸡。

  谢晏一傻,渐渐的人走茶凉,恩宠不再,府中凄惨,只能变卖家当苟活。

  成了京城一大笑柄,有名的废物点心。

  谢晏:……点心?什么点心?

  2.

  几年后,先皇薨逝幼帝登基,阴鸷无常的活阎王——睿王裴钧做了摄政王。

  谢晏观察了两年动物世界,自认为颇具心得,为了吃饱饭,他千方百计接近摄政王,还趁宫宴醉酒爬上了摄政王的床,好怀上他的崽,让“雄性头领”去养活他一府老小。

  “一夜春风”之后,谢晏蹲在墙角。

  裴钧神色冰冷:他在干什么?

  管家战战兢兢:回主子,小侯爷说他怀了主子的蛋,正在抱窝,让我们不能打扰。

  裴钧:…………

  3.

  京城人人看好戏,等着裴阎王扒了这小狐狸的皮

  结果却等到谢晏扶着腰,挺着小肚子,眨着水汪汪眼睛向摄政王撒娇:呜呜,宝宝又踢我了!

  众人:?????

  —————

  【温馨提示】

  1.+受是敌国质子,前期是迷迷糊糊小可爱,后期会治好,是温软嘴甜大美人,甜甜钓系。攻摄政王,对外阴狠,对内甜宠。

  2.+纯甜饼,宗旨就是甜甜甜!宠宠宠!不搞事了,没有国仇家恨,权谋朝堂都是闹着玩,主要就是想谈个恋爱。不生子不生子,假孕(bushi)。

  3.+架空,这就是块甜饼,求大家别带脑子,呜呜。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晏,裴钧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立意:寻找自我,保持本色,勇敢向前,才能走上人生巅峰

第1章

  永瑞三年,岁暮天寒。

  京中落了一场小雪,云色鸦沉,银飘如絮。

  正值元宵佳节,商铺前都已经挑起了各色彩灯,吆喝声此起彼伏。

  卖浮元子的担郎早早地出来了,寻了个物色好的避风佳处,等会儿夜幕降临,各家的小公子小小姐们出来赏灯游玩,必是要经过他这处的。

  他支起摊来,弓腰给风炉添了一盏火,一边搓着手,就着蒸腾出的热乎气,开始扬声喊道:“枣泥元子咧,杏仁糖哟——”

  吆喝在细碎的小雪里飘向街巷深处,天已黑尽,担郎隐约瞧见远处起了层薄雾,雾里明明灭灭的,再往深处看,卷出凉飕飕的几抹寒风。

  那巷子尽处是一座深园,据人说是先皇赐下来的御园,里面五步一亭,十步一阁,早年间也是门庭若市的。

  后来却不知为何,大门常年紧闭,门上的羊角灯都蒙了灰尘,罕见亮起,偶尔后边偏门吱呀两声,进出几个面色懊丧的丫头小厮。

  而今日,那大院门前竟然点了明灯,映出绰绰人影,随即,一辆马车踩着灯影,恍恍惚惚地破开雪雾。

  马车慢悠悠行至街口,那灯影愈加清晰,原是车檐底下缀着的一盏八角宫灯。担郎从未见过这园子开过大门,遂好奇地瞧,看见那灯上好像描着什么字。

  他识字不多,但这两个却是认得的,因为每逢年节,对联红符上总是会有这两个。

  ——“平安”。

  马车咣当一个颠簸,一只手从窗中轻轻探出。

  厚重暖和的羊毡车帘被撩开,露出帘内一个年轻公子,寒风猛地灌进车内,呛得他轻咳几声,宫灯一晃,灯火照亮车内半边景致。

  一看就是富贵子弟的车驾,那担郎本不觉得有什么稀奇,无意中瞥了一眼,却又愣住了。

  车内的年轻公子身着霁色衣袍,瞧着清艳隽静,青丝被半束在莹润的玉冠中,他揉了揉眼睛慢慢抬眸,微皱着眉看向帘外,视线轻飘飘地掠向担郎。

  担郎一怔。

  怎么说呢,那双眼又浓又软,透着几许无辜茫然,让人无端以为他欢喜自己似的,看得人恨不能将这些浮元子都变作珠玉,捧到他手心上去。

  大概是刚才被冷风呛了,谢晏鼻尖眼角有些浮红,眸中也蒸腾着淡淡的水雾气。

  担郎走街串巷见过不少纨袴子弟,各个儿骄矜得很,却没见过眼前这样的,像是冰雕雪铸的,好似被风一吹就倒,又白得似玉,也不知这么白是因为从不晒太阳,还是因为病弱。

  大概是因为病弱吧?

  说书的不都这么说,什么红颜薄命,什么情深不寿……之类之类。

  他正胡思乱想着,一个半大少年急匆匆地钻进了马车,捋着羊毡帘边,咋咋呼呼地抱怨:“公子!您风寒才好,可不兴这样吹风……”

  少年蓝袄的袖子口打着不起眼的补丁,却不知从哪掏出一条火红的狐狸围脖,绕在谢晏颈上:“咱们这是去赴元宵御宴,是大事,明年府上开销可就得看今晚了,您可争口气吧!”

  谢晏无动于衷,左耳进右耳出,良久才软绵绵唤了一声:“阿言……”

  少年看了看他的摊子,又看了看依依不舍的谢晏,半晌叹了口气:“知道啦!”

  一出溜的功夫,那蓝袄子少年就窜到摊子面前了,车外的担郎谄媚地叫了两声“爷”。阿言左挑挑右捡捡,才指着一包福纸裹着的零嘴,问:“这多少钱?”

  担郎十分热情:“爷,这个是山楂枸杞糕,二十文。”

  “……二十!你怎么不去抢?”阿言瞪着眼睛,他不信邪,“那这个呢?”

  担郎面上的笑有些挂不住:“这个十五文。”

  阿言嘀咕了一声什么,担郎没听清,但听隐约的语气总归是不大好的东西,他上下打量了这主仆二人一番,终于回过味来,狐疑道:“瞧着穿的这么阔绰,不会是连二十文都没有吧?”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俩根本不是什么达官贵人,指不定是哪家大官儿新买回来的乡下娼伶,怪不得容颜殊丽,却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担郎不耐烦了,戳了戳角落里一包干瘪瘪的油纸包:“这个便宜,前儿卖剩下的,就收你五文钱。爱要不要。”

  “……你!”阿言气得脸颊鼓鼓,半晌哼了一声,拍下五个铜板,抓起那巴掌大的小油纸包,“真是狗眼看人低。”

  回到车上,才一伸手,谢晏眼神就亮了,满心欢喜地坐直,等着阿言投喂。

  虽说是卖剩了的,但香甜气味仍在,一打开纸包,浓郁的甜就往鼻子里钻。

  阿言捏起一个,递到谢晏嘴边,看他咬住了。

  他想说什么,见了谢晏一无所知的样子,纠结了片刻又闭上了。

  马车再度晃悠起来,谢晏含着一块杏仁糖,眼睛都眯起来了。

  阿言问:“甜吗,公子?”

  谢晏乖巧地点点头。

  “唉。”阿言又叹气,把糖包都给了谢晏,又将一个汤婆子塞进他手里,“算了,公子这会儿又能懂什么呢。”能懂吃饭睡觉穿衣就不错了。

  才吃了没两块,一声清喝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谢晏含着糖睁开眼睛。

  酉时正。

  睿王府前,悬灯结彩,凤箫声动,好不热闹。

  但他们都没瞧见,因为隔着两条街呢,就被人拦住,拦着他们的人很不和善。

  “怎么了?”阿言问车夫。

  雁翎卫披甲执戟,先是左右绕着马车巡视了一圈,见并非是哪位权贵家的座驾,这才厉声喝道:“今日御驾在此,车马至此街便不能往前,尔等下车步行!”

  薄甲冰似的贴在身上,守卫又冷又饿十分烦躁,遂不耐烦地又叫一遍:“车内何人,御帖何在?通通下车检查!” Fxsw.org

推荐文章

破阵

攻四,请按剧情来

长歌行

每天都在暗杀死对头的路上

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青玉案

将卿

莫太傅说他不答应 下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敌国质子非要怀摄政王的崽

医食无忧[穿越]

上一篇:破阵

下一篇:偏方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以前受单向暗恋 现在两情相悦 文笔不错但有点长看不下去了
19日妇女保护法第二次议案还剩最后一天,请大家登录中国人大网,积极填写意见。下一次更改就是30年了,人生有几个30年。这30年了又有多少人,因为法条不完善,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匿名 的原帖:
我去试了,但是没有找到建议意见的入口,但看到目前已经接受的意见,跟你说的差不多了,不过没有家庭主妇补贴这项
不行,看不下去,我真看不了才子变傻子,就算用可爱 真爱这种话词汇来形容我还是觉得很可悲,一直说他多么有才华,看到他这样依附于裴均我就更受不了。
看完了,前面真的疯狂沙雕,笑的人都没了,后面受恢复正常了就自然而然不太沙雕了…不过也还好吧,就是正常的古耽,打打敌国谈谈恋爱攻宠受受宠攻欢欢喜喜甜甜腻腻,就是我还是更喜欢前面沙雕的部分,实在太欢乐了(σ′▽‵)′▽‵)σ
19日妇女保护法第二次议案还剩最后一天,请大家登录中国人大网,积极填写意见。下一次更改就是30年了,人生有几个30年。这30年了又有多少人,因为法条不完善,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匿名 的原帖:
今天最后一天了,请大家积极反馈。比如没家暴这个词,大人的都按故意伤人罪,不得以家庭暴力等原因不作为。建立被拐卖妇女保护体系,买卖同罪,被解救妇女,应进行心理干涉,帮助她读书学习,回归社会。产假男女同修,日期相同,企业应设置父亲育儿展示。企业应公示男女员工比例。比如丈夫出轨,妻子家庭主妇,应补偿,每月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
19日妇女保护法第二次议案还剩最后一天,请大家登录中国人大网,积极填写意见。下一次更改就是30年了,人生有几个30年。这30年了又有多少人,因为法条不完善,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哈哈哈哈哈哈救命真的好好笑
还不错!受恢复记忆前好可爱,暗恋的部分写得也很好
谢晏望着他逃似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裴家的儿郎,哪有一个是真正的蠢货。”一低头,看到了不远处笑嘻嘻的朝他献殷勤的魏王,“嗯,除了魏王。”


魏王:我谢谢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