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这他妈的世界

作者:金大 时间:2018-10-22 11:10:02 标签:经典 3P 虐恋情深 现实向

3P ,路爱国和林丰、李小明不分攻受。少年时相处,成年时再相见。
路爱国在一个地方工作却被两个人欺负了,

没办法,这他妈的世界,有钱的人偏爱将人做孙子踩。路爱国也不是孬的,

两板砖将欺负他的李小明打了,绳子捆一捆收起来。其实路爱国人很好,那俩少爷家里落难了,

爱国也没说啥就照顾他俩。自己也就十几岁的半大小子,家里也没条件帮衬着点,

路爱国就带着那俩少爷住一两百块一月的房子,自己帮人搓澡赚点钱。

你说那俩少爷怎么不出去做事呢,那俩本来年纪也不大(十几岁),

平时和螃蟹一样就差没横着走了,匆忙之间会个啥?爱国叹口气,李小明就跟小狗腿子似的也叹口气,

林丰就在那玩他那艺术品似的手指头。要说普通的日常相处怎么会有那样的感情,

林丰从前的二号狼狗(人)就跟路爱国说过,你没怎么着那林丰吧,

那小子和他爸一样是一条路黑到底的主。要不然他家那样的家底也没能把他爸捞出来,

平时手下那么狠,可没少招人恨。可爱国打过林丰,也骂过林丰,在家还归林丰洗碗。

林丰也曾反抗过,凭什么得我洗!路爱国说,就凭你长的象个女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路爱国嘴巴很坏,可是心肠很好,很软,是那种过生活的人。

林丰喜欢过一女的白夕美,长的挺漂亮。林丰说,你一点素质没有,人美美可会....。

可是人家也会过高档日子,在林丰落难时,白夕美也有了另外的朋友出双入对。

林丰对一母同胞的姐姐也留手,他姐姐为了家产也能把他打的象个猪头。

路爱国会细细地摩挲林丰的手指安慰他。

早上路爱国出门,林丰能在床上闭着眼睛喊,油条、豆浆。所有的东西都是在生活中涓滴珍藏。

有虐有爱,是让人看的很畅快的文。好这一口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
第 1 章

  我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好鸟,也当然知道有钱有势力的人踩我们就跟踩只耗子似的,可奶奶的,我哪里知道,

我就得是被踩的!尤其是看着那个踩我的家伙一脸的鸟样!!
  我到底怎么招惹他了,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我刚混完了职高,打算进入社会做点“贡献”,泡三四个小妞,顺利

的话娶个老实本分的姑娘,然后挣点钱贷款买个房,有钱的话就孝敬孝敬老爹老妈。可我一出社会才知道,黑,真他妈

黑!
  我先到了一家哥们说的技术部,也不是什么好单位,反正混了没两个月,老子就呆不下去了,谁他妈都把老子当孙

子使唤,都他妈没按好心,开始的时候我一口一个师傅的叫,人家也算给我哥们面子,可时间一长,发现我就一穷酸小

子还职高出来的,人家鼻孔就飞天上去了,不光踩,还明着踩。
  下雨天让我墩地,刚墩好了,就被人踩成稀泥,主任还在那捏着鼻子说什么下雨呢,你傻不傻啊,妈的,刚才哪个

混蛋让我敦的!!
  该下班了,让我送文件,我骑着小破凤凰飞似的赶到了,结果对方公司早下班了。
  一屋的水我都得打,我最晚来,认了,妈的对门看门的水还轮不着我吧!我凭什么,就你主任一句话,我他妈就得

把心都抛出来,老子不干了!我摔膀子就出来了。
  我那哥们一脸遗憾的看着我说,“兄弟再忍一个月你就转正了,别看人都挺缺的,可你当了正式的,谁敢怎么得你

,混着吧!”
  我一拍那哥们的肩,一抱拳:“兄弟,心领了,你弟弟我天生就是一粗人,就这样吧!”
  我就这样混入了再就业的大军,说到这里请让我对所有即将或已经踏入这个行业的人致以我最高的敬意,真他妈不

是人过的日子!!
  我是逢展必去的主,可哪一耷拉眼就是满眼的本科、研究生,再仔细一看不就是个小秘麻!你至于麻,还非研究生

不招。
  我边上的小姑娘倒是研究生,还名牌大学,简历一递上那,那接简历的哥们腮帮子就一鼓秋,我就猜他绷不出什么

好话来,“我们这招五官端正的。”
  那小姑娘脸一红转了就走。
  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牛的你,不就是个什么飞……公司吗?!
  我气呼呼的走出来的时候,看见对面高耸的星级酒楼就眼晕,天热的人难受,回去也又得看我妈那张便了秘似的脸

,得了,兄弟进去坐会吧!
  我就径直过了去,光坐着总不会要我钱吧!
  结果人还没到,就被一穿红马甲的拦了住。
  “哥们走错地了吧!”那家伙把脸一蹦,跟纯种大狼狗似的。
  “没,我找人!”我说,横着往里走。
  他也不急,就那么斜了眼看我,嘴里小声嘀咕着:“悠着点,摔坏个杯子都够你赔半年的。”
  真他妈乌鸦嘴,老子还不如摔个杯子呢。
  我看到靠窗的位置那有几个地方空着,就过去,可天生命贱没走过铺地毯的路,脚软,一进去就晃,晃到了窗子那

,刚要找个没人的地走,就呆了下。
  有个十七八的小子正坐在靠窗的位置,戴着金色眼睛,皮肤白的跟沾了牛奶似的。
  我呆那一下是有原因的,老子见过这人,可一时想不起来了,应该不至于啊!我要真见过他,怎么也得有点印象,

男生女相的我见过几个,可还没见过长的这么好看的,也没见过这么娘们的。
  反正呆着也是呆着,我就过去跟着套瓷。
  “你好,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我走到他面前,一低头问。
  “滚开!”他干巴利落的摔了老子一口吐沫!
  妈的,这小屁崽子。
  我怒了,“跟你说人话呢!你他妈叫唤什么。”
  话刚落,临座就站起几个,哪个胳膊都比我粗。
  一个最凶的走过来,低头对那人,小心问:“少爷……”
  那小子扫我一眼,一耷拉眼皮,连话都不屑说。
  老子就这么眼睁睁的,当着中国人、外国人、门童、大厅服务的、连门口的的哥都那么瞧着,被两个家伙拎到门口

一顿捶。
  我连口直流气都没吐出来。
  捶完了老子,他们摔了手就回去了。
  刚在门口拦我的那哥们看我一眼,走过来扶我起来,问我:“哥们,民不与官斗,咱平民百姓的来这折腾什么,是

不是你媳妇跟里面谁睡上了,我告诉你,我来这半年多了,别说就你真媳妇跟他们睡了,就你跟他们睡了,又能怎么着

呢!咱们呀,别自己给自己找别扭,该怎么活就怎么活,哥给你叫辆车。”
  我一把把胳膊撸出来,嘴里叫着:“谁他妈媳妇让人睡了,老子他妈还没媳妇呢!”
  打车,老子连做地铁的钱都快没了,还打车!早知道你跟门口开出租的挂着呢!从我身上吃回扣,美死你!上了星

级门口的车哪个不是一起价就上百的往上窜,疯了我!
  我挪着步子找了个站排。
  到家的时候,被老妈逮住,一阵的骂:“越活越出息了,没工作还学回斗欧了。”
  我关了门,在自己屋躺着,我这小屋是上初中那回子,我跟我爸找了块扳子隔起来的,就够伸腿的地,,还一点都

不隔音。
  妈的,老子真觉那混蛋有点眼熟。
  在哪见过呢?!
  **
  我这一晃就三个月,我爸一看我就双眼发直,我一看我爸就两腿打颤。
  我爸后来忍不住了,问我:“你他妈还吃多久闲饭!”
  “我不找工作了吗?”我刚从门外出来,又是一脸的土。
  我妈在边上,有点看不过去了,推我一把,把我推小屋子里去,就听我妈对我老爸说:“要不,找找姓王的他们一

家,那不是你以前的战友嘛!”
  姓王的?我楞了下,脑子里很快浮现出一混小子的脸来,对了,那小子我说在哪见过呢!那不是姓王的他小主子嘛


  我记起来了,那回子我才上初中,我爸和他以前的战友联系上了,要说我爸这战友那厉害劲,三天三夜多说不完,

跟我爸一块当的兵,人家没一年就把全团的第一拿了个遍,然后就直接进了什么特种队之类的,反正就一路升,我爸爸

则转了业,现在在某国企里给人当看门的,就这我爸还总觉的自己是个人物,平时在家总端着架子端着。
  我和我爸去过那个大院子几次,好象有座两层高的小楼,每次都是在门口那待会,有一次那人拉着我爸说个没完,

我就往里边走,周围的人看我就一小孩也没拦我,我进去的时候就碰见了那小兔崽子。
  那个院子里有个小水洼,他正撅着屁股在那玩呢!也就刚上四五年级的样,结果他一个不稳载了进去,就我离的近

,我一个猛子进去就把他从手里捞了出来。
  我为这还得了块手表,一到点还会唱歌。因为这事,我跟那小子还玩过一阵,那段日子我一过去,周围的保姆啊警

卫的就摸我脑袋,说:“臭又来了,臭,丰丰正等你呢!”
  隐约记得每次去,他都坐他们家大沙发上一本正经的看着门口,我要晚去回,他连个姿势都不会变。
  那小子……
  **
  我跟在我爸后边,手里提着我爸拿棺材本买的五粮液、烧鸡什么的,心想,就人家那档次,国宴都参加过不知道几

次里,也就我爸把这五粮液烧鸡当好的,还往人家拿呢!
  王叔叔还是记忆中的样子,见了我爸特热情。
  我爸倒不好意思,好几年没联系了,一联系就有事。倒我王叔叔眼尖,看出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咱们

多少年的关系了,还用饶圈子嘛!”
  我爸脸涨的通红,一指我:“全为这混小子。”
  “臭都长这么大了。”
  又叫这小名,我干巴巴的笑,小时候不爱干净,也不知道谁那么缺德给我起臭的名字,我们那街道的人,老远见了

我就从那喊:“呦,臭回来了,我说呢!老远就熏我一跟头。”
  老子叫路爱国!!
  我爸把我的事说了,王叔叔在那沉吟了下,然后问了问我的基本情况,有点不好意思似的,“那个,按说有的是工

作,可那些地方怕臭去了适应不了,臭一看就是老实孩子,象我能说的那些酒店什么的,不是臭能去的,最近倒有一个

,可就不是很稳定,但钱开的不少,要是应应急还行,要行就干上半年一年的,等有了好机会咱们再转别的,你看呢!


  哪有给脸不要的,我爸连问都没问就给我应下了。
  王叔这才告我,他要找个看门的。
  得,我跟我爸算同行了。
  我咽了下吐沫,最后挣扎着一笑,“那王叔,你看你给我找个工作,我不能给脸不要,不是,可我说直白点啊,我

们平民百姓的还是干点别的好。再说这有钱有势的谁不想要个正规出身的保镖看门的呢!我又没学过,打架也没戏……


  我爸看着我,恨不得把我一脚踢回我妈肚子里去。
  王叔在旁哈哈一笑,“其实也没什么,那都是自动监视系统,特简单一学就会,而且那家的主人你还认识。”。Fxsw.org

推荐文章

与鬼为妻

我有一条染色体想认识你

梦想清零系统

娘娘腔

附加遗产

无攻不受缚

你好恐怖啊

操到你喜欢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小人物

这他妈的世界

上赶着不是买卖

重生之宠你没商量

上一篇:与鬼为妻

下一篇:我的乘客是睡神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致郁,我看不下去了
人生太难,活着吗去死也难
看这文心得静,不静看不下来,用来打发时间不错
真的写得蛮好的,值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