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和土味前男友1314了

作者:猎人瞳 时间:2018-10-01 09:05:28 标签:重生 娱乐圈 现代架空

上辈子光鲜亮丽的大明星意外身亡,这辈子的岑筝重生后一睁眼——自己有个土得人神共愤还傻白甜的男朋友!
男友每天蹦迪喊麦社会摇:“人生在世必须嗨,不爱墨少不应该!”
男友每天土味情话满嘴跑:“为什么我的眼睛这么好看?因为我的眼里都是你。”
男友每天心灵鸡汤随意煲:“万丈高楼平地起,辉煌只能靠自己!”

男友太土,岑筝只有一个念头:分手。
分手时,前男友往头上浇啤酒:“臣退了!这一退就是一辈子!”
分手后,十八线网红前男友摇身一变,成了大热偶像剧男一。
身为男三号的岑筝:“……帅哥你谁?”

傻白甜阳光键气男神攻×冷漠闷骚美人受。
重生后要不要掉马,这是个问题;分手后要不要复合,这也是个问题。
#魔怔#CP应援口号:点点关注,一夜暴富。

【阅前须知】
攻受无原型,也请勿代入真人(真人演的角色也不行,只要是三次元的脸就不行,不要评论KY)。
文中部分土味梗(如社会摇浇啤酒)参考现实网络视频,部分改编社会语录土味情话源于网络。
【本文的核心就是一个字:尬。不仅尬甜还要尬土,不仅尬土还要尬舞!洋气的姐妹们请做好心理准备。】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筝,吴墨 ┃ 配角:宋厌欢,霍蝉 ┃ 其它:



第1章
  已经是第五天了。
  岑筝躺在床上,又仔细数了一遍,确实是第五天。
  ——还是没能把这个破铁盒子撬开。
  他疲倦地长叹一口气,酸痛的手指终于从铁盒盖口处松开了。
  岑筝不甘心地把这个桃心形的盒子塞回床下藏好。他每次晃荡它的时候,都能清晰地听到里面的钞票起伏摩擦,沙沙作响——在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狭小卧室里,这声音显得尤为悦耳。
  把这个造型品味极其落伍的盒子打开,就是岑筝目前的头等大事。
  正活动着手指,岑筝忽然听见外面防盗门的锁眼在转动。他立刻抓起手边的被子盖到身上,闭眼躺好,装作正熟睡的模样。
  沉缓的脚步声从客厅地板蔓延到卧室门口,岑筝知道那个人要进来了。
  果然,下一秒虚掩的木门就被人慢慢推开更大的缝隙。但是脚步也随之停下,没有再继续前进。岑筝将自己的呼吸调整到最平缓的状态,眉头微蹙,宛如沉浸在睡梦中。
  就算闭着眼,也能感觉到对方炙热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游走。
  一想到那种视线里包含着某种陌生的情愫,岑筝心里不可避免地慌张了一下。
  空气凝结片刻。终于,那个人向外退了两步,重新把门关好,不打扰床上人的清梦。
  岑筝身体放松下来,眼皮睁开,露出自己漆黑深邃的瞳仁。他望着天花板的泛黄一隅,大脑陷入冥想状态。
  卧室的隔音效果很差,没过多久就听到外面洗菜切菜的动静,刀子落得慢而轻,显然是在刻意压制噪音,生怕吵醒了屋子里熟睡的人。
  岑筝回过神才发现这个细节,随后暗自嗤笑一声。
  没想到那男人看着憨傻,实际倒还挺细心。
  他从床上坐起来,捋顺自己柔软的头发,又随手用头绳在后脑勺扎了个圆润的小丸子。
  照照镜子,扯起嘴角。然后给自己一个情绪积极的心理暗示:今天也依然是美貌满分的一天呢!
  下一秒,岑筝迅速收起这个荒谬的假笑,恢复平日冷淡的脸色。他翻身下床,装出刚睡醒的困倦模样,揉着眼走出卧室。
  门拉开后,四目交接。
  “醒了?我买了梨,给你放糖煮一煮,喝完嗓子就能快点好了。”年轻男人的嗓音干净透亮,他看到岑筝后,眼睛就像是开了自动锁定模式,盯着那张脸舍不得移开,“或者你要是饿了,我可以先做饭。”
  岑筝抿了抿唇,指着案板上刚切了一半的梨,点头。
  年轻男人心领神会,嘴角笑意不止,落刀也变得十分干脆利落。
  这个出租屋里没有厨房,炉灶只能安置在阳台,岑筝所坐的旧沙发旁边,还靠着一辆老化生锈的自行车。尽管这里的环境穷酸了点,但也不是不能住人,地板和茶几都没有明显污渍,可见屋子主人平时挺爱干净的。
  “汤好了,给你放桌上,晾一会儿再喝。”男人端着碗从阳台走过来,瓷碗烫手,他一撂下就急忙摸耳朵,“不够的话锅里还有。”
  岑筝沉默地站起身,到餐桌旁坐下,一声不吭地拿起勺子舀了块煮软的梨吃。低头嚼东西的时候,岑筝很清楚这个年轻男人又在偷瞄自己,于是抬头向他递了个淡漠的眼神,想示意他可以走了。
  男人眼神闪烁,不自然地避开岑筝的视线,心情愉悦道:“你先喝着,我进屋直播。”
  岑筝没再给他任何反应。
  进屋前,他握着门把手,忍不住回头对岑筝补充了一句:“你今天发型真可爱。”
  身为男人,却被另一个男人用这种词夸奖,岑筝心里不由得一阵恶寒,但还是抬起脸回以对方微笑。
  等男人进屋后,岑筝才把发圈从小团子上扯了下来,让头发就这么普通地散着。
  过了几分钟,超大音量的电子音乐隔着卧室门板传出来,旋律乡土气息浓重,节奏令人心神不宁。
  魔音灌耳还未结束,紧随其后的就是男人刻意压粗的大嗓门,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万丈高楼平地起,辉煌只能靠自己;灯红酒绿惹人醉,墨哥带你混社会!手机屏幕前的兄弟们中午好!放下你们手中的碗筷,跟我一起,摇起来!”
  话音刚落,BGM旋律正好进入到高潮阶段。只这样听着,会觉得氛围仿佛真的High到了极点一般。
  岑筝皱着眉头,眼球灵活地打了个转。
  第五天了,这是自己重生的第五天。
  没了光鲜亮丽的明星身份,没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水平,更别提事业、梦想和无数粉丝。五天前还触手可及的人生,再睁眼就好像蒸发了一场镀了金的梦。
  他醒来,除了拥有陌生的身体外,身边只有这么一个整天用手机直播跳社会摇的“男朋友”。
  岑筝之前不了解“社会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天偶然从门缝里瞄了一次这位“男朋友”极不协调的肢体动作,同时还激烈地摇头晃脑,吓得他以为这人嗑了药。还好冷静观察了几分钟,发现貌似有点像上个世纪的舞蹈风格,岑筝这才忍住没报警。
  习惯了“男朋友”的兴趣爱好后,岑筝脑袋里只剩一个念头——
  分手。
  但要马上分手,似乎也没那么容易。
  这五天来,岑筝大概了解了一下原主的身份环境:男,不到二十岁,住在某个不知名小县城,没工作,不上学,父母不在身边。
  至于死因,似乎是在屋子里封窗烧炭打算自杀,一氧化碳中毒,窒息身亡。
  虽然及时地送到医院抢救,但救回来的却是借尸还魂的另一人。
  岑筝一睁开眼,就莫名其妙地继承了别人的名字和身体……以及男朋友。
  而在搞清状况以后,岑筝又不得不一直装记忆受损,装哑了嗓子,装睡眠不足,尽可能避免和原主的男朋友进行过多接触,所以两个人才相安无事地过了五天。
  毕竟他还不够了解男朋友的性格,万一自己贸然坦白,转眼被对方扭送精神病院就不好了。
  前不久也得知了这位男朋友的名字——吴墨。
  胸无点墨……的意思吗?岑筝思考。
  他也差不多搞清楚了吴墨的生活规律,非常多姿多彩:每天起很早,去镇上的市场买新鲜蔬菜,中午一边做饭一边录像;下午要么直播喊麦“我要送你九十九朵玫瑰花”,要么放歌跳社会摇;晚上就在饭桌前表演十秒吃一碗饭,连续表演三次。如果半夜还有精力,就拿着手机和手电筒,去镇子上哪个危房里转悠,直播探灵。
  吴墨每天的收入都是靠直播时的观众打赏。岑筝十分怀疑,这真能赚到钱吗?
  卧室里的音乐声太吵闹,岑筝索性找耳机戴上,用原主的手机刷微博。
  热搜上“宋明琢”三个字居高不下,岑筝点进去逐条翻阅,没什么新内容,还是那些连他自己都看腻的新闻标题——
  【人气男星宋明琢酒后意外坠楼,经纪公司深夜发声明确认死亡】
  【演员宋明琢出殡仪式,生前好友悲痛送行,亲弟弟宋厌欢崩溃大哭】
  【宋明琢死亡内幕曝光,惊澜公司有脱不开的责任!】
  ……
  岑筝的拇指不停地上划屏幕,将那些媒体拍摄的照片一扫而过,从不去点开大图,更不会去点开粉丝评论。
  这几天他上网的次数很少,因为只要手机屏幕一亮,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不幸身亡的消息。于是他把时间都用来进行情绪自我调节和心理建设上,脑海里时刻紧绷一根弦,咬紧牙关不停地强迫自己接受新身份,绝对不能因此崩溃。
  然而,任他心理素质再强大,作为一个铁骨铮铮的直男,这几天总被另一个男人深情款款地盯着,心态也免不了有点崩。
  更令他悲从中来的是,自己身体还有点虚弱,没办法立刻跑路。万一吴墨这段时间有什么生理需求,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自然而然地脱裤子就上。
  ……不,从两人的身材外表差异来看,自己大概率只需要做到自然而然地脱裤子就够了。
  岑筝不敢再往下细想,只能颓然叹息一声。
  他正愣神的片刻,脖子上忽然有温暖的东西贴过来,着实把他吓一跳。
  “你干什么!”岑筝条件反射地回头,发现吴墨不知什么时候从小卧室里出来了,现在居然搂着自己的肩膀。
  吴墨稍稍松开了手臂,惊喜地问:“你嗓子好了?”
  岑筝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只好稳住心率,嗫嚅道:“嗯……早上一醒,好多了。”
  听他声带恢复得不错,吴墨终于放心地松一口气。他拉过岑筝纤瘦的手,脸上挂着朴实无华的笑容,诚恳道:“我今天的直播打赏比昨天多了五十块,厉不厉害?”
  吴墨的年纪看着也不大,但这样兴高采烈的表情还是过分孩子气了,尤其再配上说出来的话,落进岑筝眼里,实在有点冒傻气。
  岑筝冲他露了个敷衍的微笑,点头回答:“厉害。”
  吴墨的笑容不知收敛,继续说:“要是你去直播,肯定赚得更多,但是你不喜欢抛头露面,我也舍不得让你整天那么累地摇。”
  摇?岑筝迟疑了一下,反应过来是指跳那个土气满满的舞蹈。
  “嗯。”岑筝把手从对方掌心抽回来,“你继续去直播吧,我……我收拾一下碗。”
  吴墨点头答应了,却依然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不知道他还想干嘛,岑筝只好试探性地问:“怎么了?”
  “你能亲我一下吗?”吴墨乌黑的眸子里闪着期待的光芒。


第2章
  岑筝怔愣住,心里响起一声“大事不妙”。
  好在他又迅速察觉到,吴墨用的是请求语气,自己是有拒绝的余地的。
  “不能。”岑筝果断回答,不过怕态度这么坚决会引起对方怀疑,便多跟吴墨补充了一句:“今天不亲了,我先欠着。”
  吴墨喜出望外道:“好啊。”
  原来这么听话。
  岑筝心里松口气。
  中午跟吴墨一起吃了饭,相当家常的西红柿炒蛋和木须肉。原主的胃口很小,岑筝吃了不到一碗就有饱腹感了。Fxsw.org

推荐文章

有种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直播]

你不是路人甲[娱乐圈]

开局送你一个富二代

无尽之城

第一夫人

重回十七岁

野蛮生长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过气天团

一触即燃

图书馆内,禁止喧哗

和土味前男友1314了

上一篇:有种

下一篇:听说他和影帝有一腿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确实很沙雕,还行
啊 就结束的挺突然的 好看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袁踏歌稳住脸色抬头,看到经纪人高蕴端着一罐咖啡进来,目不斜视地在自己旁边坐下。
  她从包里拿出个信封,丢到袁踏歌身上。
  “打开看看,认识是什么东西吗?”
  袁踏歌从里面抽出一张相片,纸面有点黏,应该是刚洗出来不久。
  视线落在相片正面的瞬间,他心脏附近的温度骤降,浑身的血液也仿佛凝固住。
  照片上能看见的
只有三样东西:桌子,桌子上的透明袋子,还有袋子里的“黄油曲奇”。
还是我,黄油曲奇是个啥??
“麦角乙二胺”是一种极易被人体吸收的强力致幻剂,导致人体视觉听觉紊乱,并失去方向感和时间判断能力。
  “警惕!LSD已伪装出休闲零食的样子
黄油饼干的形状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袁踏歌稳住脸色抬头,看到经纪人高蕴端着一罐咖啡进来,目不斜视地在自己旁边坐下。
  她从包里拿出个信封,丢到袁踏歌身上。
  “打开看看,认识是什么东西吗?”
  袁踏歌从里面抽出一张相片,纸面有点黏,应该是刚洗出来不久。
  视线落在相片正面的瞬间,他心脏附近的温度骤降,浑身的血液也仿佛凝固住。
  照片上能看见的
只有三样东西:桌子,桌子上的透明袋子,还有袋子里的“黄油曲奇”。
还是我,黄油曲奇是个啥??
  袁踏歌稳住脸色抬头,看到经纪人高蕴端着一罐咖啡进来,目不斜视地在自己旁边坐下。
  她从包里拿出个信封,丢到袁踏歌身上。
  “打开看看,认识是什么东西吗?”
  袁踏歌从里面抽出一张相片,纸面有点黏,应该是刚洗出来不久。
  视线落在相片正面的瞬间,他心脏附近的温度骤降,浑身的血液也仿佛凝固住。
  照片上能看见的
其实微信刚出来的时候是不用手机验证码的,只要有qq号就能注册,最初绑定银行卡也不需要实名。
我tm在抖音上刷到那个给水果按拉链的视频了2333333333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说好的番外呢
可能没更全。
说好的番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