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人耽美

[应无求+陵端]炮灰与战斗机

作者:燕麦酥 时间:2017-09-13 19:50:36 标签:强强 种田文 布衣生活

 

 

文案:

     这是一个连作者自己都万万没想到的拉郎CP!!

 

当反派中的炮灰遇上反派中的战斗机........

 

这应该算《七金撞上狗血文》的番外吧,失忆的应无求遇上了被废的陵端和谐的生活在一起~~~~~

 

内容标签: 强强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应无求,陵端 ┃ 配角:邻家大娘与甲乙丙丁,天墉弟子与戊己庚辛 ┃ 其它: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CP我自己也是万万没想到啊!!

  雨后初晴,阳光普照,空气中氤氲着泥土和草木的气息。

  十几个衣着褴褛的人脚步蹒跚地走在泥泞坑洼的道路上。 

  附近的几个城镇刚刚遭了灾,到处都是譬如乞丐的流民。

  陵端拄着他随手捡来的木棍一拐一拐的吊在一行人的最后面。

  本来有几分肉感的脸颊已经不见了,以前大而有神狡黠灵动的眼睛也满是迷茫呆滞,若是再留心细细观察,便能轻而易举的发现他眼底反映出的满满委屈。

  套用他以前的一句话来讲,就是:“我这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大的罪呢!”

  日头渐中,周围的温度开始升高。

  看着前方越来越远的人,陵端蹭了蹭额上的汗水,歇了几息,然后加快了赶路的脚步。听他们说过就快到前面的镇子了,那里有专门救济安置灾民的地方。

  “看呐....”

  “..快过去...”

  .....

  前面的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全部围了上去,陵端离得有些远看不仔细,只看见他们好像在争抢什么东西。

  见此他的脚步更快了,希望他过去时还能捡个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陵端赶到地方,哄抢的人已经抢完东西继续赶路了。

  最后一个准备上路的邋遢男人见他一瘸一拐的赶着过来,嗤笑一声:“死瘸子,就你拖着那条瘸腿还想抢东西?做梦呢!”

  陵端也不接话,只是抱着棍子低着头站在一旁,一副想靠近又不敢的模样。

  那人看着他的反应觉得无趣的很,把手里的东西揣在怀里哼了一声便继续上路了。

  ‘什么东西!要是以前我早就.....’陵端见人离开了才抬眼怒视着骂他的男人,但是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形,眼里的怒火转了两转又变成了不甘和委屈。

  低头看了看,他这才发现刚刚引起哄抢的原来是一具尸体。

  这尸体一脸泥水血污根本看不清相貌,全身赤条条的被扒的精光,连绑头发的绳子都没给留下。

  一旁的山上有些滑坡,估计这人不是摔下来的就是被滑下来的泥石砸死或埋死的。

  陵端靠近尸体仔细翻找了半天,果然连个线头都没找到。

  “嘁,就知道是这样!”他有些愤愤的起身准备离开。

  突然,有什么东西捉住了他的脚腕。

  “什么东...啊!!!妈呀妈呀!....放手!放手!放手!...”

  可不管陵端怎么挣扎,那尸体的手就像铁夹一样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脚腕。

  “救命啊!!快来人啊!!诈尸啦!!诈尸啦!快来人啊!...你放开!放开啊!”

  “..大哥!求你了!不是我害死你的!!...”

  “...你的衣服也不是我扒的!!.....”

  “..你别找我!别找我呀!!..”

  “是前面的那些人干的!!”

  陵端胆子其实并不大,一害怕了就特别容易怂,经过一番挣扎,他除了一只脚被抓着整个人早就缩成了一团。

  “救.....救......”

  嘶哑虚弱的声音响起,陵端抖得更厉害了。

  “救....救....我....”

  “...我....救....”

  察觉到对方一直没什么动作,陵端通过胳膊间的缝隙偷偷看了一眼。

  只见那尸体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挣开了眼睛,转着头直直的盯着他。

  “啊!!!!”

  再次受惊的陵端一脚稳稳地踹到了尸体脸上。

  .....

  ......

  

 

  ☆、第 2 章

 

  

  “大夫,他怎么样了?”

  “身上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一些磕碰外伤,关键是他额头上的这个伤口很严重,怕是伤到了头里面呐!”被称为‘大夫’的老人看着床上人额头上的伤微微摇了摇头。

  “那..那他会怎么样啊?”听到老大夫的话,陵端莫名一阵心虚。

  “这个还不好说,先等他醒了再看看吧。”

  大夫说完留下一张药方就离开了。

  陵端挪到床边,看着床上被包扎的只剩半张脸的人小声的嘀咕:“我都给你找大夫了,你要是还是死了可不关我的事啊,大夫都说了,是你脑门儿受了重伤,和我踹的那脚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也就是遇到了我,宽宏大量,不计较你吓我还累死累活的把你拖进城里给你找大夫....”

  “....更应该庆幸我还有银子,你要是醒了就赶紧还给我....”

  .......

  许是很长时间没人聊天了,陵端发牢骚似得嘀咕了不少抱怨话,末了,给床上的人理了理被单。

  “行了行了,我还得给你抓药去呢,真是倒霉到家了.....”

  刚要迈出屋门,正好迎上了要进屋的王大娘。

  “陵小哥,这是要出去啊?”

  “是啊,大夫刚走,我打算出去抓些药。”

  “那正好,这些是我儿子以前的衣服,虽然旧了些,但我可是洗的干干净净好好收着的,你们这些小伙子呀身形都差不多,这两身你和你表弟先将就着穿吧。”王大娘身形微胖一脸的喜气,人也勤快和善的很。

  “大娘,这个...我..我...”面对老人家的好意,陵端突生了几分无措和酸涩。

  王大娘岁数大了,一看就知道对面年轻人的拘谨无措,笑着打趣:“哎呀,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是给过大娘租钱了吗,两件旧衣服而已,我还怕你们嫌弃呢!”

  “不不不不!不会!我没有嫌弃!怎么会嫌弃呢!真的!”

  生怕对方误会,陵端又摇头又摆手的使劲儿表示否定。

  王大娘看他那急切的样子笑了一下也不逗他了。

  “好了好了,大娘知道你不嫌弃,赶紧先换上去抓药吧,你要是穿自己的这身去呀一准儿被那些伙计赶出来,说不定还会赖你的银子是偷的呢!”说着她把衣服往桌上一放,不等陵端反应就出了屋。

  看着桌上的衣服,陵端溜圆的大眼睛泛起了红丝。

  ——————————————————————

  抓药,熬药,喂药,换药。

  这一套活儿做完天已经黑透了。

  陵端躺在床上忽闪着眼睛,累了一天的他现在却丝毫没有睡意。

  看了眼一旁还在昏迷中的病患,他起身来到窗子前。

  璧月挂空,繁星隐匿。

  月光一如既往地清冷孤寂。

  和天墉城的一样。

  短短一个多月的事儿,到现在他还有种不知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

  多少次他都希望这只是个噩梦,第二天醒来他还在自己的卧房,依旧是天墉城的二师兄。

  可惜现实就是现实,他被废了一身的修为逐出了天墉城。

  修为和仙根一起被毁了,他这辈子不仅仙缘无望连身体气脉都受到重创,后半生注定暗疾缠身,光想想都觉得以后活着没什么意义。

  活着没什么指望,死吧他又不想死,也不敢死,他的胆子一直不大。

  修为刚被废的时候他很不甘心也很迷茫无措,根本就没有未来和方向,只能继续以杀了百里屠苏为肇临报仇为目标活下去,所以他一路打听着那个怪物和天墉城的消息一路跟着他们到了同城。

  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是不自量力,却还是愿意被自己的妄想欺骗。

  到同城的这一路上,他几乎挨遍了人情冷暖,这和他以前以为的平凡人生活完全不同,这些不同让他怕得很也无措的很,只是再也没人能让他诉苦寻找安慰了。

  他想起了以前围在他身边会为他解忧为他出主意出气的师弟们,想想这些人中怕是也就只有肇临会无所顾忌的听他的话陪他找百里屠苏的麻烦,这种感觉在肇临死后异常明显,这也更坚定了他一定要跟着百里屠苏他们找机会报仇的决心。

  他尾随着天墉弟子到同城的时候正好来了海啸,幸好天墉城的弟子在大师兄的带领下及时布阵保住了城镇,不然他也死定了。

  大灾过后一片狼藉,无数百姓们都流离失所,他看着那些和他差不多的难民心底竟然生出几分欣喜的平衡感,果然像那些人说的他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坏蛋小人,没有一点同情心只会恃强凌弱。

  左躲右躲他还是被芙蕖和大师兄发现了。

  看他们见到他在这儿那严肃又带防备的样子,他心里一阵嗤笑,他都成废人了还瘸了一条腿,还能对他们心爱的屠苏师弟产生什么威胁呢?

  芙蕖说他心胸狭小嫉妒百里屠苏,不择手段不肯悔改;大师兄也说他心生邪念陷害同门,坠入魔道不肯悔改......

  哼....悔改....凭什么要悔改!

  他就是讨厌百里屠苏!百里屠苏杀了肇临,为什么所有人都偏向他!肇临怎么办!!

  芙蕖说杀死肇临的是欧阳少恭,他是为了焚寂剑才杀了肇临陷害百里屠苏。

  欧阳少恭!?那个他一开始看到就感觉不喜的欧阳少恭!?为了焚寂剑为了百里屠苏杀了肇临!?百里屠苏会为肇临报仇!?....

  呵呵呵...说得好听!!还不是百里屠苏这个怪物引来的那个煞星!!要是早早把他赶出天墉城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算了,反正那个怪物在所有人心中都是个宝,本来立场就不一样,还争什么呢?况且他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争!?

  为肇临报仇?既然那个怪物要去为天下除害,那就去吧,最好都死了算了......

  呵呵呵呵呵呵......

  看看你自己,陵端!你不管做什么,到头来都是不自量力,只是所有人眼里的跳梁小丑罢了...

  呵呵呵呵呵.........

  大师兄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接近完美的,十分受天墉城弟子的尊崇,包括他。

  现在他一如往昔的关心友爱师兄弟,而且心慈仁厚宽宏大量,对他这个弃徒都能以德报怨,所以哪怕他现在被逐出师门不知悔改,他还是不忘关心他这个曾经的同门,还给了他一些银子让他过平凡人的生活。

  他已经什么都不想争辩反抗了,况且他也知道大师兄是真的有几分同情担心他,就如同对那些流离失所的灾民一样...

  银子他要给他就拿着,什么施舍不施舍也不计较了,他只想赶紧离开那个地方,不想再见到他们任何人....

  ......

  天上月光依旧,陵端从记忆里回过神来。

  从遇到大师兄和芙蕖后这近十天来,这些往事就经常一遍遍地在他脑子里上演,怎么也停不住。

  吸了吸鼻子,嫌弃的用袖子蹭了蹭脸,转身便回床睡下了。
Fxsw.org

推荐文章

[阴阳师]如何处心积虑地攻略狗子

[霜花]惯性背叛

飞波同人之乱弹(老炮儿)

[K莫组合]我的面瘫人设只为老婆崩+番外

[综影视]民国穿越记+番外

刑床 [SM调教道具]

国师是个受

[综]养成(作死的弟控)+番外(上)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应无求+陵端]炮灰与战斗机

上一篇:[阴阳师]如何处心积虑地攻略狗子

下一篇:白蛇传GL+番外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