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穿进年代文后我有1了

作者:油盐不进 时间:2022-09-01 02:51:29 标签:种田文 甜文 穿书 年代文

二十四岁生日那天,陈晚对着蛋糕许了一个愿,希望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猛一。

  再睁眼,陈晚发现自己成了一本年代团宠文中的炮灰,原身因为过于劳累,年纪轻轻便猝死在了地里。名下的地也被重生后的原文女主用计拿下,成为她一步步走上团宠之路的契机。

  陈晚摸摸自己的胳膊腿和精致的小脸,把目光慢慢转向隔壁院子里打着赤膊冲凉的许空山。

  作为村里唯一没有被女主光环迷惑的年轻男人,许空山完美符合了陈晚的猛一需求。

  陈晚咽了咽口水,那什么,他要和许空山干正事去了,让女主自己玩吧。

  美人受*糙汉攻

  排雷:1、受第一件衣服是给攻做的,14章作话有解释,不能接受的请及时点×

  2、本文节奏慢,有爽点但更注重日常,细水长流向,请做好心理准备

  3、想到再补,祝大家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穿书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晚,许空山 ┃ 配角:看看专栏预收吧,求求了求求了求求了 ┃ 其它:看看专栏预收吧,求求了求求了求求了

  一句话简介:有1的日子实在太美妙!

  立意:用自己的双手发家致富

 

第1章

  “后面的往里走一走!”

  拥挤的短途大巴内,汽油燃烧后的味道与人体的汗味夹杂在一起,清冷空气裹着新上的乘客挤进来,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丝不容忽视的臭意。

  “咯咯咯咯。”有人带了活鸡上车。

  有座位的事不关己,任由过道上的乘客一边嚷着“走不动了,没位置了”,一边被迫与身边陌生或者熟悉的人贴得更紧。

  过了大概十分钟,大巴车门擦着最后一位上车的中年男人的后背奋力合上,司机一踩油门,车身猛地一震——

  陈晚就是在这一震中醒过来的,他蹙着眉,不甚清醒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大概是在做梦吧。陌生的场景让陈晚得出结论,半睁的眼又缓缓合上,大脑内的晕眩感减轻,他沉沉地呼出一口浊气。

  “嘭!”

  大巴车摇摇晃晃,陈晚一头撞上车窗,无法忽视的痛意提醒他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犹如老式黑白电影中的画面在视野中晃荡,素到发灰的服装、饱经风霜的皮肤、充满浓重乡音的嗓门,陈晚想起了自己曾看过的七八十年代的纪录片。

  沾了尘土的玻璃窗倒映出他模糊的身影,陈晚抠住黑色的窗扣,把紧闭的车窗打开一条两指宽的缝。

  刺骨的风从缝隙里灌进来,把他额前的头发吹得往后飞起,好凉快。

  “嘶!”旁边的青年冻得吸气,一只胳膊伸过来把车窗关上,“晕车了?”

  陈晚神情恹恹,说不出话来,青年弯腰在地上的包里一通翻找,最后掏出个焉了吧唧的橘子出来:“吃个橘子缓一下。”

  “谢谢。”陈晚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他剥开橘皮,柑橘类水果特有的清香强势盖过车内的浊气涌入鼻腔,安抚住几欲作呕的肠胃。

  表皮发皱的橘子内里仍然水润多汁,陈晚用指尖揭去橘瓣上的筋络,白净纤长的手指尖甲盖圆润透着微微的粉色,一看便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模样,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甜吗?”青年的目光紧盯着他手里橙黄色的橘瓣咽了口口水,陈晚听到咕嘟一声,苍白的脸上浮起些许笑意,将剩下的橘子递给对方:“挺甜的。”

  虽然还未摸清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在各大秀场中锻炼出来的强大内心已然让陈晚暂时冷静下来。

  “甜就好,你吃吧。”青年摆手,现如今水果是个稀罕玩意儿,否则他也不至于放到发焉也舍不得吃。

  陈晚发现了他眼里的渴望:“我嗓子疼吃不了。”

  青年这才接过橘瓣,嘀咕着等会下车了让陈晚去卫生所看看医生,感冒快一个星期了都不见好,可再拖不得。

  浑身的燥意和疼到吞咽困难的喉咙,无一不在昭示着陈晚此刻正处于重感冒的阶段,他不敢再做过多的思考,以免忍不住吐出来。

  青年两口吃完橘子,睁眼守着行李,思及陈晚的感冒,眉眼笼上一层忧愁。

  大巴车驶入临溪镇的地界,青年把陈晚喊醒:“我们快到了。”

  陈晚眉头蹙得更深,晕眩和恶心的感觉在大巴车停下的那一瞬间到达了顶峰,细密的汗水沾湿了鬓发,陈晚心跳如鼓,如同行尸走肉般跟着青年下了车。

  冷。

  渗到骨子里的冷。

  陈晚打了个寒颤,汗水迅速蒸发,带起浑身的鸡皮疙瘩。

  青年搓着手,把行李背到肩上,一手提着陈晚的军绿挎包,瞥见他越发苍白的脸色,二话不说把他拉去了镇卫生所。

  低矮的房屋,破旧的街道,走马灯般掠过陈晚的眼帘,和纪录片中的画面如出一辙。

  陈晚渐渐意识到他应该是赶上了穿越大潮。

  镇卫生所是一栋小平房,人不多,凳子上一个小孩正被扒了裤子打针,听到小孩发出的厉声哭嚎,陈晚生出掉头就走的冲动。奈何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青年一把拽到了看病的柜台。

  陈晚环视一圈发现了墙上的挂历,彩图左下角印着1977农历丁巳年的字样,红框里标明了月份,十二月,具体是哪一天不得而知。

  “叫什么名字?”

  陈晚愣住,他对原身的情况一无所知,只能确定自己已然换了副躯壳。

  “他叫陈晚,19了。”感冒么,反应慢点很正常,青年代他回答了医生的问题,还附带了他所了解的病情。

  同名同姓,不过年轻了五岁,刚过完二十四岁生日的陈晚总算有了点欣慰的感觉。

  “先量个体温。”医生甩了两下水银温度计,让陈晚夹在咯吱窝下面。冬日天寒,陈晚里里外外穿了四层,好不容易才把温度计夹好。

  等了十分钟,陈晚取出温度计,扣上棉袄的扣子。

  发烧三十八度七,扁桃体发炎,结合把脉的结果,医生笔走游龙:“用过青霉素吗?”

  陈晚试图看清他写的内容,如同天书,闻言回了句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青年摇摇头。

  医生手上的钢笔停下,招呼刚才给小孩打针的那个女护士过来:“给他做个皮试。”

  陈晚知道皮试,但他忘记自己是否做过,同样不清楚皮试的感觉。无知者无畏,陈晚静静等待着护士拿着针药过来。

  77年的医药资源并不丰富,若非陈晚的感冒过于严重,医生也不会给他开青霉素。

  “把衣袖往上面卷点。”铁质托盘放在桌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陈晚露出小臂,青色的血管透过玉白的皮肤透出来,硬生生把护士的肤色衬得黑了三个度。

  注射器的尖端泛着银光,陈晚拿惯了缝衣针,也被扎过无数次,对尖锐物品接受良好……

  才怪!

  针尖插入表皮,注射器内的液体通过中空的针管进入皮肤,鼓起一个豌豆大小的包,尖锐的疼痛令陈晚抓紧了桌沿,泪水不受控制地盈满眼眶。

  这种痛根本不是被缝衣针扎能比拟的。

  陈晚憋着眼泪,若周围没有旁人,他早哭出来了。然而陈大设计师自尊心极强,眼泪转啊转,终是扛了下来,连声痛都没呼。

  又过了二十分钟,陈晚没有出现过敏反应,医生写完了药方:“打一针,好得快。”

  打一针?什么打一针?

  陈晚寒毛直竖,好不容易捱过了皮试,怎么还没完呢?

  “能只吃药吗?”药陈晚也是不想吃的,但形势所迫,七十年代的医疗条件,陈晚不敢抱有侥幸心理。与打针相比,吃药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要打针。”医生温和的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皮试都做了还怕打针呐?”

  “我不是怕。”陈晚红着脸否认,他想起了刚才那个凳子上被扒掉裤子露出两个屁股蛋的小孩。

  他的小心思一览无遗,医生指了指门帘,告诉陈晚那里面才是打针的地方。 Fxsw.org

推荐文章

反派组织摸鱼法则[快穿]

原始蛮荒[穿书]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攻后

我在火葬场文当阿飘

古穿今之巨星

反派只想学习[快穿]

末日重生之我有个农场

咸鱼暗卫掉马后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穿进年代文后我有1了

上一篇:反派组织摸鱼法则[快穿]

下一篇:娇弱的Omega美人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好感动啊 番外最后的结局 呜呜呜呜
这个名字让我想起:-
哀家长头发啦
快看完了,雷点真的大可不必,那件短袖的钱攻给了受,受给了大嫂,而且当时的条件攻更需要那件短袖,受和攻都不是那种没良心的人
雷点1是个什么东西呀,莫名其妙的
匿名 的原帖:
我也想知道
匿名 的原帖:
加1
匿名 的原帖:
可能是有些受控接受不了
匿名 的原帖:
就是受前世是个服装设计师,他来到这里之后喜欢攻,攻还很可怜衣服上补丁多的一批,
匿名 的原帖:
受在家里很受宠,说想买布,大嫂以为是他想穿新衣服了,然后就带他去供销社买布,买了回来之后受想自己做但是怕大嫂不同意,就把衣服放他侄子书桌上想办法,谁知道小孩儿把墨水撒他的布上了,然后受就正好把这布要过去自己做衣服了,给攻做了一件T恤。大嫂看见了他就说第一次做没掌握好做大了就让攻穿了,大嫂也不介意就感觉挺好,
匿名 的原帖:
然后晋江评论区就很多人说受白眼狼啊,大嫂的布拿去给攻做衣服,吧啦吧啦一大堆难听话,说受会做衣服都不知道先给大嫂做衣服什么了,没良心,反正就很无语了
匿名 的原帖:
额额额,未曾设想的道路出现了,我看到了做衣服那段,看完了也没觉得哪里不对,下来翻评论原来是这样
匿名 的原帖:
这种雷点,还真是头一次见,长见识
匿名 的原帖:
虽然没看文,但看了始末以后get了为啥会骂受,应该是不喜欢恋爱脑型主角的读者骂的
匿名 的原帖:
虽然但是这跟恋爱脑也没啥大关系,给攻先做衣服是因为他当时需要一件好的衣服,就算不恋爱脑也不会先给大嫂做啊那布不是泼墨水了吗,能纠结这个脑子怕是不怎么正常
终于看完了,对于我这种最近心情不好的人来说,挺好看的,真的好看
现在奇奇怪怪的雷点好多啊,以后会不会有主角因左脚先踏入公司被读者爆雷?
匿名 的原帖:
不好说。
平淡,真的很平淡,细水长流,攻真的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糙汉,真糙汉,食之无味的感觉。
我姐的同学家里条件很好,结婚生孩子以后才知道老公是gay,他俩共同朋友都知道男方是gay,没一个提醒的一下,如果不是捉奸在床,女方一直以为就是单纯感情淡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这事了…目前65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