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G L 百合

人间春日初斜[种田]

作者:方便面君 时间:2022-09-22 09:12:14 标签:种田文 甜文 爽文

苏北顾自幼体弱多病,被送入道观出家清修,十八岁那年忽然被一封家书喊回家……替兄迎亲?!

  原来兄长在婚前逃了婚,使得未婚妻覃如意沦为十里八乡的笑柄,迫于无奈,她换喜服、迎新娘、拜高堂、入洞——

  苏北顾:唯独这个不行!

  覃如意:你不行?我不信。

  苏北顾:……

  *

  苏北顾以为覃如意嫁入苏家后,会成为独守空房的深闺怨妇,没想到她天天忙于工作,忙于投喂小姑子(不是),快乐得跟丧夫一样。

  覃如意:原来我还没丧夫?

  苏北顾:?

  【种田文案】

  苏北顾以为自己走的是修仙之路,没想到一不小心功成名就,成了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农学家。

  多年以后,别人问她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她沉思良久,说:“一切还得从我用阵法提炼出肥料开始说起……”

  世人:“?”

  感情迟钝/身娇体弱/闷骚道长X步步勾心/占有欲强/腹黑手艺人

  *食用指南*

  1.家里长短慢热种田文

  2.金手指粗大,不喜慎入

  3.轻松小甜饼

  决定6.22,周三入V,届时掉落三章,请大家多多支持~~

  内容标签:种田文甜文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北顾,覃如意┃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替兄迎亲,假戏真做。

  立意:作为华夏儿女炎黄子孙神农血脉,结合科学的修仙方法继续发展农业经济,是我们的使命

 

第1章 逃婚

  立夏前夜,素来只有虫鸣鸟叫的田野,在骤雨初歇后被一片蛙声取代。

  蛙声似远隐在夜幕中,又清晰如在屋外墙角边,此起彼伏,如春夏交替时的间奏曲。偶尔的停歇像是乐章过渡时微妙的停顿,恰到好处。

  支摘窗被微微撑起,晚风顺着窗口吹拂进来。

  覃如意坐在临窗的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似沉浸在了蛙声奏响的乐曲中。然而仔细辨听,便能听见不远处的房屋里传出的细碎争吵声,它夹杂在蛙声中,是那么的突兀又不和谐。

  “还有两天便要迎亲了,他苏南城不老老实实在家准备迎亲,留下一纸家书说要去巡警驿道,归期未定,希望婚期更改,这像话吗?”

  覃如意安静倾听便知道这是她娘在说话,听得出她娘的怨言之下蕴藏的是极力压抑的怒火。

  过了好会儿,她爹才慢吞吞地说:“毕竟是公务,若因婚期而耽误了正事,上峰怪罪下来,只怕会影响前程。”

  这理由明显无法说服她娘,反而像在火上浇了一把油,她娘的嗓门更大了:“黄道吉日早便敲定了,两家人也都商议好了,他怎么都该向上峰请示休假三日把这婚礼给办了,之后他爱去哪儿便去哪儿。这早就定下来的事,他那上峰会如此不长眼,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去巡警驿道?况且他苏南城是这么勤快的人吗?”

  “你小点声,让爹听见了,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似乎有所顾忌,她娘的声音又压低了去:“我看他八成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故意逃婚呢!”

  覃如意没听见她爹的声音,但想来也知道,她爹此刻必然是眉头紧锁、心情沉重。

  临近女儿出嫁的日子,未来女婿却以出公差为由逃了婚,出了这样的事,任谁都无法卸下心头沉重的枷锁。

  借着夫妻俩独处的机会,她娘肆意地发泄心中的不满:“他们苏家人真是狼心狗肺、刻薄寡恩。当初苏登被乱贼所杀,那些亲戚对苏家家产虎视眈眈,他们孤儿寡母怎么守得住家业?还不是靠我们帮衬才挺过来!结果这会儿日子好了,又开始拿乔,嫌弃我们是做棺材的,配不上他们苏家。论过河拆桥,他们苏家还真是无人能及!”

  屋外墙角边蛙声停顿的片刻,覃如意听见了她爹的一声冷哼。蛙声复而响起,覃如意还以为她爹的那声冷哼只是她的错觉。

  她爹沉声道:“这事还是先瞒着爹吧,若是让他知道,指不定又要大为光火。”

  她娘的语调都带着愁绪:“这事能瞒一日两日,到了迎亲那日还如何瞒得住?”

  她爹又是习惯性地沉默,好会儿才道:“明日我再去苏家催一催,让苏家拿出个解决办法来。”

  烛光照不到的阴影之下,覃如意神情莫辨。她起身收起支撑支摘窗的木杆,旋即走到妆台前,松开自己盘起的发髻。

  妆台上展开的书信被她的衣袖不小心扫落,她弯腰低头拾起,目光落在那一行行透着廉价墨香的字上,嘴角忽而微翘,露出了个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苏南城既然敢逃婚,那便该承担逃婚带来的后果。

  屋外,夜空中又飘起了毛毛细雨,晚风轻轻一吹,它无声地落到了两里外的苏家屋檐上。

  细雨无声都敲打着窗棂,与窗台相对的卧榻之处,面色苍白的少女掀开了眼帘,如夏夜的星空般熠熠生辉的眼眸注视着窗台,雨丝仿佛都温柔了起来。

  门外徘徊的脚步声惊扰了夜的静谧。

  头系逍遥巾的少女微微偏头望去,问:“是娘在外面吗?”

  脚步声一顿,须臾,才响起一道温柔细腻的声音:“是我,我见你这儿还亮着灯,寻思你还没休息,便来看看。”

  少女起身,宽大飘逸的青色道服随风摆动,勾勒出她嶙峋的肩胛锁骨。

  打开门,看见立在外头的中年妇人,少女微微侧身。

  妇人走了进来,打量了这空荡的屋子一眼,目光最后落在床榻之上,道:“这都立夏了,谁曾想连着下了两日大雨,天儿又冷了下来……你还需不需要添一床被褥?”

  少女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疏离:“让娘费心了,屋里很是暖和,并不冷。”

  妇人细细体验,发觉这屋里还真的不冷,像冬日里烧了炭火的暖房,不冷不热,暖得恰好。

  妇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沉默着。

  少女也没有开口。

  终于,妇人受不住这尴尬又胶着的气氛,讪讪地开口:“顾儿,你哥他出了公差,可还有两日便是他迎亲的日子了,也不知道能否赶回来,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呢?”

  少女,苏北顾望着血缘关系上的母亲卢氏,似乎有些困惑卢氏一个成年人,又是这个家里最年长的长辈,在这样严肃的问题上,怎么会向她一个小辈讨主意?

  原谅苏北顾不清楚生母的为人,因为她很小的时候便被送去了道观出家,这些年极少回苏家,更鲜少与亲缘关系上的家人相处。若不是前不久家里给她寄了一封家书让她回来参加兄长苏南城的婚礼,她只怕也不会踏足苏家。

  只不过她刚回来,还没跟兄长打上照面,便获悉兄长以上峰忽然委派他去巡警驿道为由离了家。

  巡警驿道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公务,而婚期只剩两日,明眼人都看得出他这是要逃婚。

  在兄长逃婚令正在筹办婚礼的两家人措手不及的节骨眼上,苏北顾却不合时宜地想到:婚礼办不成了,我是不是可以回道观了?

  当然,面对来向她讨主意的母亲,她并不会将这么冰冷无情的答案摆出来。

  沉吟片刻,苏北顾开了口:“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兄长能及时回来,这样婚礼便能顺利办下去了。”

  卢氏一噎。

  她当然知道儿子能及时回来迎娶覃如意才是最好的办法,关键是她儿子摆明了不打算听话地迎娶覃如意啊!

  想到这里,她满脸愁容地向苏北顾说起了家中的艰难。

  苏北顾安静地听着。

  实际上这些事她很早以前便听过了,毕竟她在道观生活的那些年,只有卢氏每隔一两个月会来探望她一回。一旦听到旁人的闲言闲语,卢氏担心她会多想,便向她解释她的父兄为什么不来看她,说他们忙或者是别的不得已的苦衷,希望她不要怪他们。

  苏北顾并不怪罪他们,或者说,她从没有把感情、心思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因为不在意,所以不怪罪。

  话题扯远了。苏北顾从卢氏的口中得知,她爹叫苏登,是潭州的[巡辖马递铺官]。 Fxsw.org

推荐文章

穿成种田文里的渣A

穿越后我标记了女帝

失忆后钓系O每天都在撩我

人间贪念

穿成替身文渣A他姑姑后

深渊的玫瑰

阴阳

只怪反派太貌美[快穿]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人间春日初斜[种田]

村边杏花白

穿书后女主她黑了

反派沉迷种田后

系统给我发对象[末世]

成为养殖大户后gl

穿越之清河地主gl

上一篇:穿成种田文里的渣A

下一篇:我和情敌O匹配100%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小说使我我入坑百合文,我太爱种田文了呜呜呜
作者的村边杏花白也好看!!
如意好钓(●ˇ∀ˇ●)
两个人都好可爱哦!
这是bg!!
匿名 的原帖:
这是gl谢谢
这个不是耽美也不是百合?
匿名 的原帖:
这个应该是百合吧
这个不是耽美也不是百合?